找回密碼
 註冊

上訴得直, 黃官質疑檢控不合常理

carbon 發表於 2019-3-6 12:37: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日涉向前行政長官梁振英投擲三文治,卻「誤中副車」擲到梁身後的總督察,吳其後就襲擊總督察而被裁定1項普通襲擊罪成,被判囚3周。

吳早前提出上訴,今被判上訴得直。法官於判詞中質疑,案中有充足證據證明吳襲擊梁振英,為何控方不直接控告吳襲擊梁?若控方基於梁是時任行政長官,為免傳召他出庭作供而作出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做法值得商榷且令人不安。

法官於判詞中指出,吳文遠不可能真誠相信梁振英同意被投擲三文治,因此吳的行為明顯地構成了對梁的普通襲擊罪行,雖然三文治最終是落在梁身後的總督察手背之上,但裁判官是在「惡意轉移」上,裁定吳普通襲擊總督察罪成。

但法官認為,案中沒有足夠證據指出總督察是否有受到襲擊,因為總督察伸手「擋格」以致三文治落在其手背,但法庭卻無法得知,倘總督察未有伸手「擋格」的話,他會否遭三文治擊中,因此控方未能證明總督察受到吳的襲擊,亦因此「惡意轉移」的基礎並不適用。

法官又於判詞中質疑,案中有充足證據證明吳文遠襲擊梁振英,控方為何不直接檢控吳向梁施襲,反而選擇以總督察作為受襲者?如果因為梁當時是行政長官,而控方為了避免要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如此選擇,那就是控方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值得商榷且令人不安,但法官亦表明他不知道真正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法官因此裁定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吳干犯了普通襲擊罪,故裁定吳上訴得直,有關定罪及判刑撤銷。吳文遠得知上訴得直後亦顯得錯愕,但他於庭外指歡迎法庭裁決,這亦說明律政司控告他是基於政治原因。

原審期間,控方並無傳召梁振英擔任控方證人,證人列表上僅數名警員,惟後來吳文遠申請傳召梁出庭接受盤問,獲法庭批准,梁因此才於原審時出庭作供。


.
AY2007 發表於 2019-3-8 13:31:56 | 顯示全部樓層
xexex 發表於 2019-3-8 12:35 PM
以下係判亂一部份:
總督察當時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看不到他� ...

唉, 咁冇邏輯你都唔知仲要用呢質問人?
人地襲擊你, 你態度從容就當係冇野? 好緊張就告得入?

對你既思維, 邏輯判斷既能力真係無話可說.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AY2007 發表於 2019-3-7 17:51:29 | 顯示全部樓層
咁講法個法官咪好唔專業? 咁既道理都唔識?
如果因為吳文遠先生是反中黃絲,法庭為了要避免打擊佢地而作出這樣判決的話,那法庭就是因為政治的原故或要遷就某些意識形態, 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判決。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人必須指出,本人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4066538-%E6%B3%95%E5%AE%98%E8%AC%9B%E5%BE%97%E9%81%A0%E4%BA%86-cy%E7%99%BC%E6%96%87%E5%8F%8D%E9%A7%81-%E6%9B%BE%E5%87%BA%E5%BA%AD%E4%BD%9C%E4%BE%9B%E7%84%A1%E9%9C%80%E8%BF%B4%E9%81%BF
法官講得遠了 CY發文反駁 曾出庭作供無需迴避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前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以「臭魚三文治」襲擊時任特首梁振英早前被定罪後提出上訴,昨日(3月6日)獲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裁定他上訴得直。

邱智立法官在判詞最後有一段,廣泛被傳媒引述: 「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而選擇以控方第二證人(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如上文所分析,案中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上訴人(吳文遠) 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的罪行。如果因為梁振英先生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了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這樣選擇的話,那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席必須指出,本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邱官這一段話,惹起案中當事人梁振英反駁。CY在社交媒體上發貼,指邱智立
這句「如果」成為傳媒報道重點。

CY話,「我想指出:吳文遠襲擊案發生在2016年9月4日,而在案發之前四個月的2016年4月19日,我已經在黃毓民襲擊案中出庭作證,而且作證時間甚長,當時傳媒亦有廣泛報道。而在吳文遠案中我亦有出庭作證, 當時傳媒也有廣泛報逢,因此不存在在吳文遠一案中任何避免傳召我作為控方證人的可能。」

金牙大狀分析,CY一早已在黃毓民案已出庭,所以律政司沒有理由因為怕要CY出庭,而不告吳文遠襲擊CY而改告吳襲擊保護CY的總督察劉泳鈞。其實睇案情就知,吳文遠用三文治掟CY,CY低頭避開,三文治掟向CY身後的總督察,總督察一手把三文治拍開。由於三文治擊中總督察,所以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十分正路。

金牙大狀進一步推論,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也是告那人謀殺G4,若以特首為主體,只能告意圖謀殺,因為特首都無被槍殺。所以律政司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是合理的選擇。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mightykoala 發表於 2019-3-6 18:14:08 | 顯示全部樓層
即係我同某人極大仇口,路人皆知時,我拿支機關槍向某人亂掃,所有誤中副車者皆非謀殺,誤殺,或襲擊,因法官大人知我只會射某人,只要某人無事,我就無罪。

脫得好,脫得妙!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carbon  樓主| 發表於 2019-3-6 12:39: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carbon 於 2019-3-6 08:20 PM 編輯

sooner or later...pk-s will be pk-ed...!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carbon  樓主| 發表於 2019-3-6 12:37:32 | 顯示全部樓層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carbon  樓主| 發表於 2019-3-6 12:38:03 | 顯示全部樓層
正 pk...!!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carbon  樓主| 發表於 2019-3-6 12:38:28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悉達多 發表於 2019-3-6 17:38:25 | 顯示全部樓層
奇文共賞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悉達多 發表於 2019-3-6 17:50:03 | 顯示全部樓層
但法官認為,案中沒有足夠證據指出總督察是否有受到襲擊,因為總督察伸手「擋格」以致三文治落在其手背,但法庭卻無法得知,倘總督察未有伸手「擋格」的話,他會否遭三文治擊中,因此控方未能證明總督察受到吳的襲擊,亦因此「惡意轉移」的基礎並不適用。


即係俾人掟要唔擋唔閃避,對方才算有罪?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悉達多 發表於 2019-3-6 17:53:17 | 顯示全部樓層
依家做法官要諗埋理由幫被告脱罪?

點評

係鑽洞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7 07:26 P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chunhong90 發表於 2019-3-6 20:17: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甘高空擲物点計好呢?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silence 發表於 2019-3-6 20:38: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撚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oSoLoo 發表於 2019-3-6 22:15:18 | 顯示全部樓層
依家D官最大問題係唔睇証據, 走去查案, 去估當時發生乜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AY2007 發表於 2019-3-6 22:59:04 | 顯示全部樓層
法官當然有佢既道理. 仲要係不同法官有不同道理. 所以先要1審, 上訢, 終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WoSoLoo 發表於 2019-3-7 19:26:23 | 顯示全部樓層
悉達多 發表於 2019-3-6 05:53 PM
依家做法官要諗埋理由幫被告脱罪?

係鑽洞

評分

參與人數 1威望 +2 收起 理由
wch321 + 2 準確補捉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xexex 發表於 2019-3-8 10:30:22 | 顯示全部樓層
個官講咗兩點:
1. 件三文治原本擊唔中人總督察搵手擋先擊中佢隻手,擊中後佢無特別反應,所以唔構成襲擊。
2. 如果檢控當局當初係告吳襲擊CY,襲擊罪成嘅機會大過襲擊總督察。

所以樓上啲假設好多都得談笑。同老人院班老友記吹水唔抹嘴無分別。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AY2007 發表於 2019-3-8 10: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呢個官睇呢真係唔夠專業, 咁既道理都唔知. 乜都唔識既黃絲就話啫.
如果因為吳文遠先生是黃絲泛民,法官為了要避免打擊佢地而作出這樣判決的話,那法官就是因為一個人的政治背景或要遷就某些意識形態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判決。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人必須指出,本人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 ... 0%E8%BF%B4%E9%81%BF

法官講得遠了 CY發文反駁 曾出庭作供無需迴避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前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以「臭魚三文治」襲擊時任特首梁振英早前被定罪後提出上訴,昨日(3月6日)獲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裁定他上訴得直。
邱智立法官在判詞最後有一段,廣泛被傳媒引述: 「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而選擇以控方第二證人(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如上文所分析,案中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上訴人(吳文遠) 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的罪行。如果因為梁振英先生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了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這樣選擇的話,那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席必須指出,本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邱官這一段話,惹起案中當事人梁振英反駁。CY在社交媒體上發貼,指邱智立
這句「如果」成為傳媒報道重點。
CY話,「我想指出:吳文遠襲擊案發生在2016年9月4日,而在案發之前四個月的2016年4月19日,我已經在黃毓民襲擊案中出庭作證,而且作證時間甚長,當時傳媒亦有廣泛報道。而在吳文遠案中我亦有出庭作證, 當時傳媒也有廣泛報逢,因此不存在在吳文遠一案中任何避免傳召我作為控方證人的可能。」
金牙大狀分析,CY一早已在黃毓民案已出庭,所以律政司沒有理由因為怕要CY出庭,而不告吳文遠襲擊CY而改告吳襲擊保護CY的總督察劉泳鈞。其實睇案情就知,吳文遠用三文治掟CY,CY低頭避開,三文治掟向CY身後的總督察,總督察一手把三文治拍開。由於三文治擊中總督察,所以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十分正路。
金牙大狀進一步推論,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也是告那人謀殺G4,若以特首為主體,只能告意圖謀殺,因為特首都無被槍殺。所以律政司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是合理的選擇。



點評

"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 其實我就係講緊呢類比喻。三文字同子彈比,仲話自己金牙大狀。如果比,不如搵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8 11:44 A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xexex 發表於 2019-3-8 11:44:35 | 顯示全部樓層
AY2007 發表於 2019-3-8 10:51 AM
呢個官睇呢真係唔夠專業, 咁既道理都唔知. 乜都唔識既黃絲就話啫.
如果� ...

"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

其實我就係講緊呢類比喻。三文字同子彈比,仲話自己金牙大狀。如果比,不如搵核彈比。

點評

向你講: 吊9你, 相對於同你講: 100個粗口串成既問候語 我睇唔出本質上係冇分别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8 08:47 PM
又對號入座? 講嚴重性? 唔係打中邊個咩? 個龍門擺定未? 法官有冇講因為用三文治唔係核彈所以唔算襲擊? 你係要幫個官解釋都唔該真係睇下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8 11:54 A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AY2007 發表於 2019-3-8 11:54:54 | 顯示全部樓層
xexex 發表於 2019-3-8 11:44 AM
"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

其實� ...

又對號入座?
講嚴重性? 唔係打中邊個咩? 個龍門擺定未?

法官有冇講因為用三文治唔係核彈所以唔算襲擊?
你係要幫個官解釋都唔該真係睇下人講乜啦.

點評

以下係判亂一部份: 總督察當時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看不到他有半點憂慮的表現。 如果你覺得用子彈比喻係合理嘅話,你同番啲院友繼續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8 12:35 P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xexex 發表於 2019-3-8 12:35:24 | 顯示全部樓層
AY2007 發表於 2019-3-8 11:54 AM
又對號入座?
講嚴重性? 唔係打中邊個咩? 個龍門擺定未?

以下係判亂一部份:
總督察當時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看不到他有半點憂慮的表現。

如果你覺得用子彈比喻係合理嘅話,你同番啲院友繼續打xx啦。

點評

唉, 咁冇邏輯你都唔知仲要用呢質問人? 人地襲擊你, 你態度從容就當係冇野? 好緊張就告得入? 對你既思維, 邏輯判斷既能力真係無話可說. :fain  詳情 回復 發表於 2019-3-8 01:31 P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12下一頁
登錄 發佈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