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文明衝突, 種族的鬥爭

AY2007 發表於 2019-5-8 10:52: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即係其他野都係藉口, 不同文明, 種族, 宗教先係主要衝突原因?
可能口唔講明, 心係咁諗. 好不文明既心態.

https://paper.hket.com/article/2345327/%E9%AB%98%E9%9D%92%20-%20%E7%BE%8E%E6%8E%80%E5%8F%8D%E8%8F%AF%E6%96%B0%E6%B5%AA%20%E9%B7%B9%E6%B4%BE%E6%AC%B2%E6%89%93%E7%A8%AE%E6%97%8F%E6%88%B0?dis=pd&pdlist=srap002&mtc=70035

美掀反華新浪 鷹派欲打種族戰

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在中美貿易談判問題上變臉,威脅升級針對中國的關稅措施,震撼全球金融市場。
表面上看,是美國希望在談判中極限施壓,實際上,貿易談判波折只是開端,美國鷹派針對中國「突破圍堵、全球布局」戰略,掀起新一波反華浪潮。
華宜沉着應對 免陷新冷戰漩渦
美國鷹派甚至將這一波反華浪潮,上升至文明衝突層面,這是一個極危險訊號,比中國威脅論更進一步,去到針對一個種族的鬥爭,中國應冷靜應對,避免被美國鷹派拖入新冷戰漩渦。
前一段時間,中美貿易談判瀰漫樂觀氣氛,特朗普突然再度提出對中國進口貨物加徵關稅,以美國這兩天釋出的消息,反指中國背棄之前的承諾,不肯修改法律以限制強制技術轉移等。但是,如果擴闊一點來看,近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北極開發的抨擊、美國副總統指中國在太空威脅等,均不是無的放矢。
在中美貿易戰爆發一段日子,中國高層定下一方面和美國談判,以換取時間調整經濟,另一方面,以一帶一路為紐帶布局全球,以增添未來對抗美國圍堵籌碼。在上月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中國與意大利簽訂協議,成為拉攏G7國家的成功例子。與此同時,北京正籌備將於本月舉辦的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新華社發表社評,稱中國與亞洲國家已經「攜手踏上建設命運共同體的征程」。
對此,美國認定中國繼續向外擴張路綫不改,白宮對一帶一路峰會的強烈反應超乎預期。美國駐華使館在本月1日再發布影片,警示外界切勿陷入中國的「債務陷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昨出席北極理事會在芬蘭羅瓦涅米舉行部長級會議時,指中國利用一帶一路的項目達到國家安全目的,而並非單純涉及商業,因此不認為參與的國家真的在與中國做交易。
早前,蓬佩奧甚至指,中美之間的碰撞是「文明衝突」,同時美國也在簽證等一切問題上對中國設限。
「文明衝突論」是已故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1992年提出的著名理論,指二戰後的世界,文化與宗教認同將是主要衝突來源,今後戰爭將不在國與國之間基於意識形態而爆發,而是在不同文明之間爆發。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星期一在智庫新美國主辦的「未來安全論壇」上談到了她對美中目前的較量時指出,中美之間「這是與一個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之間的爭鬥」、種族也是美國眼下與中國之間的爭鬥與冷戰期間美蘇爭鬥的另外一個不同之處。
美指屬「文明衝突」 料冷戰持續
斯金納的說法,隨即引來了美國不少亞洲問題專家的批判,指其是種族主義者。然而,美國的政治新聞網站和周刊《華盛頓觀察者》發表了《國務院準備與中國進行文明的衝突》的報道說,蓬佩奧國務卿的團隊正在制定一項中國戰略,該戰略基於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進行較量」的理念。觀察蓬佩奧近期言行,這篇報道似乎並非空穴來風。
有專家指,面對美國正在所有領域與中國對抗,態度變得愈來愈強硬。北京應該保持冷靜頭腦,因為一場新的冷戰並不符合中國的利益。但客觀地說,中美正處於新的經濟冷戰的開始階段,它可能在特朗普離任後,還會持續很長時間,對此不能不有所準備。

wch321 發表於 2019-5-8 12:15:26 | 顯示全部樓層
事實上,依家美國話小心中國留學生係間諜,又不斷針對、起訴華裔科學家;

而且因為華裔學生成績好,所以入大學一向唔止要睇學分,仲要睇種族,變相歧視華裔學生

所以依個世界邊有種族平等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AY2007  樓主| 發表於 2019-5-10 10:26:59 | 顯示全部樓層
乜野都係藉口, 主要就係威脅到美國獨大. 貿赤, 共產, 人權, 不同文明等都係想合理化佢地既行為啫.
睇呢係美國好多人都有咁既心態. 人性如此. 威脅到自己利益就唔得.
用中國作為一個統一既外部敵人亦有利美國自身既團結. 所以美國對中國既敵視係好難會在短期改變.

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347158/%E7%AD%89%E6%8F%AD%E7%9B%85?mtc=90036

(1)FT中文網有這個報道:
美國國務院(外交部)政策規劃室主任斯金納女士在一個論壇上提到:美國國務院正在制定基於「文明衝突」認知的對華外交戰略,將中美當前矛盾界定為兩種不同文明之間的衝突,以此制定對華全面應對戰略。她還提出一個更加驚人的觀點:美中矛盾不同於當初的美蘇矛盾,因為美蘇矛盾是「高加索人」(西方人)之間的內部矛盾,而美中矛盾則是「高加索人」(西方人)與「非高加索人」(中國人)的矛盾。這一發言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引起了中美各界眾多人士的激烈批評。
「文明衝突」這個詞是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在1996年出版的《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的著作中提出來的。他認為:冷戰結束後,世界格局的決定因素表現為八大文明,即中華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西方文明、東正教文明、拉美文明與非洲文明;世界各國衝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識形態差異,而是基於文化與宗教的方面的「文明的衝突」。這一觀點與概念提出後,在社會各界引起廣泛辯論和爭議。在「9.11」恐怖襲擊發生後,這一概念被廣泛應用於解釋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中東伊斯蘭文明之間的衝突。斯金納此次則將這一概念,將中美當前的矛盾界定為西方文明與中華文明的衝突。
如果斯金納這個美國國務院(外交部)政策規劃室主任銜頭不夠班的話,就看看特朗普總統和彭斯副總統怎樣講。
2018年下半年特朗普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謂:中國是和前蘇聯一樣強大的敵人,2018年底彭斯在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演講,對中方近年來的經濟政治走向作全方位指摘。
今時中美對抗跟之前美蘇對抗不同處是,目前中美仍是在經濟上對抗,但相信在之後會拓展至在政治、軍事上也會有對抗,估計時間可能不會遲過2025年。
有位美國國會議員John Curtis--約翰.科蒂斯在5月8日在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就美中關係40年後,美國應該如何應付中國舉行聽證,John Curtis如是說:
美官方觀點:中國是對手、敵手
「……自從我來到國會,我去了很多地方,了解到了更多,我現在對這個競爭者的說法也有質疑。當我想到競爭者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公平的競爭環境……我想到的是兩隊人馬走出來,努力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我今天又聽到了對手(rival)、敵手(adversary)、我也聽到最大的威脅(primary threat)、掠奪者(predatory)。你們所有人今天好像都提到了感到沮喪,覺得我們對此沒有足夠重視,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我想,這是不是因為實際上並沒有好好定義我們與中國的關係?……我想請問你們每個人,他們是敵人(enemy)嗎?他們是敵手還是競爭者?準確來說,他們到底是甚麼?」
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艾略特.英格爾(Eliot Engel)認為,中國代表了對全球的挑戰。他在開場白中說:「中國在全球代表了深遠的戰略挑戰,無論是從經濟上、地緣政治上、甚至是軍事上。但是,在某些領域,中國又是我們必要的夥伴,雖然有時候很艱難。」
眾議院外委會資深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來自德克薩斯州,他認為:「對美國來說,很明顯,中國共產黨愈來愈是個威脅。他們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在南中國海的強勢的爭奪,無不對美國經濟、發展中國家、全球民主以及人權構成實實在在的、嚴重的威脅。」
他還說,如果美國繼續像前幾十年一樣,洋洋自得,沒能意識到中國的真正威脅。再過40年,「對我們的子孫來說」,世界就完全不同了。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和國際事務學教授,曾擔任美國前副總統切尼辦公室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范亞倫(Aaron Friedberg)在聽證會上說:「很明顯,他們是對手。他們在所有領域與我們競爭經濟、軍事和政治影響力。就像我前面所說的,他們最後的目的是希望取代美國,不僅成為東亞的優勢力量,而且要成為國際體系的主導力量。」在被問到,這種定義遠超過了「競爭者」的範疇,已經具有「敵手」(adversary)的意味時,范亞倫強調,這就是他的意思。
曾經在國防部負責亞太策略的凱莉.瑪格薩門(Kelly Magsamen)在聽證會上說:「我實際上認為,在亞太地區,中國是美國的對手。他們在那裏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從安全、經濟、軍事上將美國趕出亞太。至於他們在全球的野心,我覺得還不能下結論。但是,他們確實已經在採取措施,盡可能地使得自己強大,以便在全球範圍內應對我們。」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也認為應該用「對手」甚至「敵手」元素來定義中國與美國的關係。與瑪格薩門不同的是,她認為,中國的全球野心也很明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談到領導全球治理的改革,這意味着他試圖改變國際標準和組織,使之體現中國的價值觀、政策和中國的議程重點。
美國民間:中國是嚴峻對手
以上是官方的觀點,民間又如何?甲骨文近日將在中國的研發中心關閉了。奇怪嗎?應不。
2016年時,甲骨文創始人埃里森在一次訪問中表示,
中國是美國「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的首個嚴峻對手」,他還暗示不能就這麼讓中國培養出比美國更多的工程師,而他「站美國隊」:「我認為我們的一大競爭對手就是中國。如果就這麼讓中國的經濟超越我們,讓中國培養出比我們更多的工程師,讓中國科技公司擊敗我們的科技公司,那就離我們軍事科技也落後的那天不遠了,我們科技方面的經濟也會落後。」
所以中美就算在十一輪貿談後話會休戰,仍會是樹欲靜而風不息的。筆者一直謂中美間難免一戰(軍事上的),就是基於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登錄 發佈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